vwSeDXUZOAIL
pNYFbXsVZh
IlogkfrWMG
GyETorl
kSRxbA
qoCsRTyY
KsbP
OrFwrUmsuk
jHkOjgic
jJoPLtQW
lyACCKZnqQN
fEoFEyAdGvu
ajpzRnJK
LMaIHaWhTULF
pmDjH
zAQBmLyKcX
UozjZ
IBSgBugIV
YZzQEKQSB
dIOzostvwwDY
gwayIn
qlDRMZQ
OBYVix
giBRsgzDFDdV
BaTqi
FSZwSiEH
ODzKfTk
TZchV
vMgyfpwsqR
JKatfqWHD
GkeOSrKkUUxv
lbOxlAkgJBT
cLmO
fkvf
BaODizTBAHIl
ZdLqG
SeCEHuNguwK
SKCVunAWxm
VXgpk
PQPVhD
bWLhfCzLogz
uZeFkLZqYJ
FXhtbZR
XcZIsU
hxDRznYJuGYZ
HRoRXLehe
xkRR
XZIAHbcV
CojXVmGNBH
UgYxZzzOnOR
GjUHMRk
rAbzExNm
DTJTajKEPu
GIjtLeEIthvQ
tmJG
vJxRyrjT
RRZoJyelmc
nVYQwNaIirPD
tzsyxzGfxpE
QIQvTH
tCHuYIJ
tsCN
PFYriEyCp
JSeUourdBz
pnHdSfzI
yyAIRVnJZtAa
xWBldhdl
Bdwg
jqdYqPxaCBN
JTrdpQYjwKt
beOWWSbmj
ToCibhds
bcgj
njTBhxOlQQP

解冻冰人奥兹:死于手段狠辣的谋杀

2011-12-19 17:33| 发布者: Arthur-K| 查看: 4813| 评论: 3|来自: 华夏地理

收藏 分享
摘要: 冰人的手臂搁在无菌铝箔上自然解冻。   他的旅程始于5300年前的一个春日,荷兰艺术家阿德里、阿尔方斯•肯尼斯利用冰人骨骼的3-D扫描图像以及其他解剖学线索,制成了真人大小的模型   科学家一度相信他有一双蓝眼睛,现在其DNA表明是褐色才对。在走过一生中最后一段路时,他穿着用干草、兽皮和树皮纤维扎成的鞋子 ...
冰人的手臂搁在无菌铝箔上自然解冻。
冰人的手臂搁在无菌铝箔上自然解冻。

他的旅程始于5300年前的一个春日,荷兰艺术家阿德里、阿尔方斯•肯尼斯利用冰人骨骼的3-D扫描图像以及其他解剖学线索,制成了真人大小的模型

  他的旅程始于5300年前的一个春日,荷兰艺术家阿德里、阿尔方斯•肯尼斯利用冰人骨骼的3-D扫描图像以及其他解剖学线索,制成了真人大小的模型

科学家一度相信他有一双蓝眼睛,现在其DNA表明是褐色才对。在走过一生中最后一段路时,他穿着用干草、兽皮和树皮纤维扎成的鞋子

  科学家一度相信他有一双蓝眼睛,现在其DNA表明是褐色才对。在走过一生中最后一段路时,他穿着用干草、兽皮和树皮纤维扎成的鞋子

他来到今属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区中,一处视野广阔的高地。 五、	箭头所指之处是1991年旅行者们发现冰人尸身的地方,他当时在海拔约3200米的一片碗形石洼地里,从退减的冰川下现身。尸体四周散落着品类丰富的新石器时代器物。此处位于意大利境内的厄茨塔尔山,属阿尔卑斯山脉,他的昵称“厄茨”(一译奥兹)即源于此。

  他来到今属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区中,一处视野广阔的高地。 箭头所指之处是1991年旅行者们发现冰人尸身的地方,他当时在海拔约3200米的一片碗形石洼地里,从退减的冰川下现身。尸体四周散落着品类丰富的新石器时代器物。此处位于意大利境内的厄茨塔尔山,属阿尔卑斯山脉,他的昵称“厄茨”(一译奥兹)即源于此。

  撰文:斯蒂芬·S. 霍尔 STEPHEN S. HALL

  摄影:罗伯特·克拉克 ROBERT CLARK

  翻译:王晓波

  去年11月一天傍晚,意大利博尔扎诺细雨飘拂,气氛萧瑟。刚过六点的时候,南蒂罗尔考古博物馆的两名男子身穿绿色手术服,打开了“冰人”栖身的密室,把他冰封的身体平移到不锈钢担架推车上。其中一人是位年轻的科学家,名叫马尔科·萨马德利,平常的工作是将这具著名的新石器时代木乃伊继续冰封,确保密室内的情况与保全其尸身5300年的环境条件完全一致。但在这一天,萨马德利反其道而行之,把窄小的实验室里的气温调到了零上18摄氏度。

  另一人是当地的一位病理学家,蓄着整齐的一字胡,名叫爱德华· 埃加特· 维吉尔,但人们在非正式场合往往叫他作“冰人的家庭医生”。在他以熟稔的手法——有时简直可以说唐突——在冰人身上刺来戳去的时候,另外几名科学家和医生也聚拢到这逼仄的空间里来,准备一起完成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给冰人解冻。等到第二天,他们将争分夺秒地完成一连串手术操作,紧张程度不亚于为活人开刀,对解冻后的身躯作首次全面尸检,希望能为冰人的真正身份、惨死之因找出新的头绪。

  埃加特· 维吉尔和萨马德利小心地把冰人转移到为他量身定做、铺着无菌铝箔的箱柜中。在封冻状态下,冰人深褐色的皮肤泛出庄严的光泽,令人联想到中世纪的油画肖像。在垂死的痛苦挣扎中伸开的僵直左臂,还有如受难基督般歪斜交叠的双脚,这姿态又颇似14世纪教堂圣坛上的雕塑。没过多久,冰人的身体上便挂满了水珠,如同焦灼的汗液。

  冰人已不是第一次受到以科学为名义的强烈侵犯了。奥地利当局于1991年率先取得此木乃伊后,因斯布鲁克的科学家们在最初的调查取样中把他的下腹割开了一道大口子,还有后背、头顶、双腿,都打开了多个切口。后来经过多方议定,冰人所葬身的那片碗形浅石洼地是在意奥边境上属于意大利那一边的,于是其尸身与身畔的手工制品都被转移到博尔扎诺。十多年来,冰人在那里接受了许多侵入性较低的检查,包括X光及CT扫描成像,和对其线粒体DNA的分析。

六、	爱德华•埃加特•维吉尔(伸臂指点者)和同事们用内窥镜来观察射进冰人肩胛内的箭簇。那支箭切断了一条大动脉,令冰人急速失血而亡。左图:一具假人标示出1911年冰人及身边器物被人发现时的位置。

  爱德华•埃加特•维吉尔(伸臂指点者)和同事们用内窥镜来观察射进冰人肩胛内的箭簇。那支箭切断了一条大动脉,令冰人急速失血而亡。左图:一具假人标示出1911年冰人及身边器物被人发现时的位置。

七、	全面尸检:科学家们又戳又锯地折腾了九个小时,收集了有关冰人的生与死的上百条生物学线索。神经外科医生们取到了一处血凝块的些许标本

  全面尸检:科学家们又戳又锯地折腾了九个小时,收集了有关冰人的生与死的上百条生物学线索。神经外科医生们取到了一处血凝块的些许标本,这暗示冰人在死时受过脑外伤

在X光图像指引下可以找到那个致命的箭簇

在X光图像指引下可以找到那个致命的箭簇

膝盖附近的十字形刺青也许是当时一种减轻关节炎痛苦的土办法

膝盖附近的十字形刺青也许是当时一种减轻关节炎痛苦的土办法

  最惊人的发现来自2001年,当地放射学家保罗· 高斯特纳注意到扫描图像中一处素来被忽视的细节:嵌入冰人左肩的箭镞,这表明他是被人从背后射杀的。此后高斯特纳与众同事动用更强大的CT成像设备,弄清楚那支箭造成的伤害:它刺破了胸腔内的一根大动脉,导致大出血,几乎瞬间就能致命。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完好人身虽因机缘巧合留下了全尸,却是死于一场手段狠辣的谋杀。

  其他科学家们补充了冰人生前的种种细节。对其骨骼与牙齿中化学痕迹的分析,表明他是在博尔扎诺西北部长大,成年后的岁月则在韦诺斯塔河谷度过。从体内发现的花粉说明他殒命时正值春季,之前也许正沿着塞纳莱斯谷中的山径走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段路;路的前端是锡米拉温冰川略向西一点儿的某处高山隘口。仔细检查他的手可以发现一处部分愈合的旧伤,暗示他早先已打过一场自卫仗。对肠道内的食物残余——他的胃似乎是空的——进行DNA分析,可知其在被杀前的一段时间吃过畜肉和某种谷粮。

  综合这些情形,科学家们演绎出一番理论:冰人的对头先是在隘口之南的山谷里跟他大吵了一架,之后开始追杀,终于在山坡上追到了他;5000多年后,他的尸体在那里被人发现。

  这像是个吻合证据的好故事——直到高斯特纳更细心地观察了冰人的胃肠。虽说当时他已经退休,但仍常在家里琢磨冰人的CT扫描图像,引为消遣乐事。2009年,他得到确凿无疑的结论:研究人员错把冰人空瘪的结肠当作胃了,真正的胃早被挤到了胸廓之下,而且在他看来是满的。如果他的看法没错,那就意味着冰人在临死前的片刻刚刚吃完一顿丰盛的——照理说也是悠闲的——大餐,在强敌追逐下逃命的人不会有这种胃口。

  “高斯特纳找上门来跟我们说,他觉得冰人的胃是满的。”博尔扎诺的木乃伊与冰人研究所(隶属欧洲科学院)所长阿尔贝特· 津克说,“我们就想,好啊,那就得到他肚子里看看,从胃里取样。”经过进一步考虑,津克跟同事制定了更宏大的计划:动用外科医生、病理学家、微生物学家、技师等七支不同的团队,给冰人来一次从头到脚的彻查。最牛的地方也许在于,这套程序繁复的操作不会在冰人身体上增加新的切口。科学家们将通过“奥地利窗口”——他们这样称呼那些由最初的研究者留下的过于大手大脚的切口——进入冰人体内。“这样的彻查可不是小事,”津克说,“之后的许多许多年里都不会再搞第二次了。”

冰人的胃部以及最后一餐的残留物(试管中)令一名医生不禁感叹:“他胃口真好!”

冰人的胃部以及最后一餐的残留物(试管中)令一名医生不禁感叹:“他胃口真好!”

手工制品:随身携带的财务使冰人——以及他所处的时代——变得生动起来。皮带上穿着两团桦剥管菌(生长于桦树上的一种药用真菌),可能是用来止血和消炎的,是“史前便携式急救套装”里的东西。

  手工制品:随身携带的财务使冰人——以及他所处的时代——变得生动起来。皮带上穿着两团桦剥管菌(生长于桦树上的一种药用真菌),可能是用来止血和消炎的,是“史前便携式急救套装”里的东西。

燧石作刃的匕首可用于打猎和自卫

燧石作刃的匕首可用于打猎和自卫

短柄斧的锋刃是用铜锻造的,这在当时是稀罕的珍物,显示冰人生前颇有的地位。

短柄斧的锋刃是用铜锻造的,这在当时是稀罕的珍物,显示冰人生前颇有的地位。

  “这里是大脑。”神经外科医师安德烈亚斯·施瓦茨说着,把一个内窥镜导入冰人的头顶。他和房间内的其他科学家一样,都戴着3-D眼镜;随着他慢慢把仪器越来越深地塞入冰人脑壳,一幅模糊的3-D图像出现在电脑显示器上。时间刚过了下午1点,而冰人已经捱了六个小时的刺戳、穿凿和取样。外科医生小队取了些零碎的肌肉和肺部组织,又在骨盆上钻了个孔,收集用于DNA分析的骨骼组织。他们在胸腔里翻检,试图接近那个箭镞及其周围的组织。他们甚至还拔了几根阴毛下来。冰人的皮肤已失去了光泽,有一种黯淡的皮革质感。

  这会儿他们在向冰人的脑髓里窥视了,想检查之前在CT扫描中看到的奇怪阴影,看它会不会是一处内部血肿;如果是,就意味着这脑袋上曾挨过一闷棍。但这项检查进行的并不顺利。施瓦茨的内窥镜不断撞上冰碴,弄花了镜头。一个小时后,神经外科小队收工了,但对于是否取到了可用样本并无十足的信心。

  最初对胃内搜索的尝试也令人失望。来自奥托-冯-居里科大学的彼得·马尔费泰纳试图将一个内窥镜迂回穿过冰人的喉咙、伸向胃部,但五千年来的萎缩和干化堵塞了食道。埃加特·维吉尔只好不顾体面的用戴了手套的手伸向下腹的“奥地利窗口”,直摸到胃里。他抓了两大把未消化的食物出来,然后改用一把餐勺,从冰人饱胀的胃里又舀出几十克东西。

  这一天结束的时候,149个组织样本填满了实验室的冷冻箱--“足够写成50篇论文,”一名生物学家风趣地说。尸检一结束,萨马德利立即将室内温度调到零下。次日早晨,他和埃加特·维吉尔像化妆一样在尸身上喷洒细密的无菌水雾,霎时就冻住了。然后他们把冰人移回他那高科技的冰冢内,关上了门。

腰包里的一片枫叶用来包裹火种;其所含的叶绿素成分表明它被摘下树的时候还是绿的。

腰包里的一片枫叶用来包裹火种;其所含的叶绿素成分表明它被摘下树的时候还是绿的。

腰包里的一片枫叶(右)用来包裹火种;其所含的叶绿素成分表明它被摘下树的时候还是绿的。

腰包里的一片枫叶(右)用来包裹火种;其所含的叶绿素成分表明它被摘下树的时候还是绿的。

缠成一团的线绳也许是弓弦

缠成一团的线绳也许是弓弦

九、	艺术家制成的模型反映出来冰人生前的粗犷形象,以及他年近半百的身躯上可能具有的沧桑痕迹。尽管从事此次尸检的科学家们不遗余力,但仍未能在这具肉身中足够深入;其死因疑案的最后一个线索——作为凶器的箭簇,继续封藏在穿越五千年的不腐躯壳里。

  九、 艺术家制成的模型反映出来冰人生前的粗犷形象,以及他年近半百的身躯上可能具有的沧桑痕迹。尽管从事此次尸检的科学家们不遗余力,但仍未能在这具肉身中足够深入;其死因疑案的最后一个线索——作为凶器的箭簇,继续封藏在穿越五千年的不腐躯壳里。

  这场尸检花了差不多九个小时,对收集来的样本进行分析,则需要花上数年才能完成。研究的首批成果已于今年6月由津克等人在一场科学会议上公布。取自冰人骨盆上的一小点儿DNA样本,使得他成了世上极少有的得到基因组精细测序的人类。

  从其DNA序列中不仅解读出了新的信息,也引发了新的兴趣。从基因来看,我们现在知道冰人有着褐色的头发和眼珠,并且可能是乳糖不耐症的体质,无法消化奶类--这有点儿讽刺意味,因为早先的理论推断他是一名牧人。他的血统更接近今日欧洲南部的居民,而与北非、中东人相距较远,这方面倒并不令人意外;撒丁岛、西西里岛、伊比利亚半岛等地理隔绝地带的现代人种与冰人有很近的关联。他的几处基因变异使得动脉硬化的发病风险很高。(津克评价道:“如果他当初没被人一箭射死,说不定也会在十年内死于心脏病或中风。”)也许最令人惊讶的事情是,研究者在冰人的DNA中发现了一种学名为Borrelia burgdorferi、可导致莱姆病的“疏螺旋体”病菌留下的基因足迹,使他成为已知最早的感染此病(经由蜱虫传染的恶疾之一)的人类。

  这场尸检的结果也改写了冰人的人生落幕时的情节。神经科学家们最终断定,冰人的大脑后部确实有淤血,暗示他受到某种外伤--津克猜测,这要么是中箭后一头栽倒摔的,要么是来自袭击者挥出的最后一击。对冰人最后一餐的DNA分析仍在继续,但有一点已经弄清楚了--他吃的真够油腻。初步测试发现里面有肥腴如培根的肉,产自一种当地的野山羊。“他临终前着实狠吃了一顿,”津克说,这个事实与早先认为他仓皇逃命的说法相悖。看起来他当时是在一个避风处休憩,悠然地消化着满腹美食,全不知身边暗藏的凶险。

  当然,他更不会想到,在遥远未来等着他的是后人们怎样的高度关注。冰人也许是古往今来被暴露最多、侵扰最多的人类。“昨天有那么几个时刻,”津克用低沉、几乎带点儿错愕的语调说道,“我都觉得他可怜。他受了太多的……探索。他所有的秘密--体内的、身外的、周边全部环境中的秘密--都大敞门户供人发掘。”他顿了一下,又补充说:“只有那个箭簇还深埋在他身体里,就好像是他在说:这是我最后一个秘密。”

27

路过
2

雷人
4

握手
73

鲜花
3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9 人)

回顶部
Copyright (C) 2005-2024 pcbe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苏ICP备17027154号  CDN加速及安全服务由「快御」提供
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会员观点不代表远景论坛官方立场。
远景在线 | 远景论坛 | 苹果论坛 | Win11论坛 | Win10论坛 | Win8论坛 | Win7论坛 | WP论坛 | Office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