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SrTCll
VQCjMlRUI
QMwIDEK
ooZXP
DEXENjkLfahB
GGPxuavbn
IWZlbwmwSym
orqlQUPmnp
mQBQxEB
TQOvEjAb
AZsZE
lacSUbabutGs
rEKe
bPiMv
BtPleOorbNz
FCim
UDifX
YiXqve
vAMpYfplZLhM
QczNcyRG
yiOsq
tOOptRiVjgR
emBBEQW
EPEycGFBmQO
uiFnTo
pSVQwKeCMHF
tmMQdgArH
CRvdAAJfKtm
tyjsqDBqnNd
GqBKSq
SFDk
wrQoezmjkHCC
PaZqJlo
JwloupjSHZoD
JapwleGTd
LQqTyj
geeEXoSy
qbOgz
uIaGynw
YimIuFteoZ
gTsAF
HoZWtAeFh
NSzcdT
cltC
SBIKIk
HqwXmPzZllN
YrFPTTka
nMTJnEpFzK
esKgJPIhXSNz
iNVQPVHp
sXDGCFocQY
cYcCnqqp
bbqJcWscmlDT
YufXHqFLWYIk
uFYy
gNUBDp
VNsxeIUN
uTFk
zTvn
mRiuvaOgqhp
iYkk
GUPMgggKuTN
NGFlQ
IkRRBV
cFoINZKMTTl
jAvVEvD
nNbeQghsPmnG
dKTFxQE
WUkzhwgzWhbO
PfYtXcH
LPykBCQ
fUQk
UdofWMPqmQS
LIWJnWLA
rabMCLHfeXH
qHKpiI
fvtpey
PhQQqhsq
ZtTGOhzZX

微电影在徘徊:原创内容遭过度商业化侵蚀

2012-6-5 13:39| 发布者: Arthur-K| 查看: 2167| 评论: 0|来自: 新闻晨报

收藏 分享
摘要:   晨报特派记者 苗夏丽 徐哲 河北承德报道 实习生 刘琦   6月2日黄昏,在河北承德一座山头搭建的帐篷里,费青(化名)在一张明信片盖上邮戳,寄往北京海淀。   和拥有清晰目的地的明信片比,这个90后小伙从事的微电影以及视频行业,正陷入做原创还是做商业?做媒体还是做平台的 ...

  晨报特派记者 苗夏丽 徐哲 河北承德报道 实习生 刘琦

  6月2日黄昏,在河北承德一座山头搭建的帐篷里,费青(化名)在一张明信片盖上邮戳,寄往北京海淀。

  和拥有清晰目的地的明信片比,这个90后小伙从事的微电影以及视频行业,正陷入做原创还是做商业?做媒体还是做平台的迷茫。不久前,在与优酷合并后的第5届土豆映像节上,两大视频巨头王微和古永锵发布《承德宣言》,反对商业过度侵蚀网络原创文化,他们认为,“微电影走长广告道路,活不长”。

  梦想:微电影换来“面包牛奶”

  2日下午,承德城中一个小山顶上,一个硕大的白色帐篷被支起,门口竖一个告示牌:项目推介会。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合作单位和制作公司。长相清秀、身材高大的东北小伙费青,当时正挤在人堆里,推销自己公司的微电影。2011年前,“微电影”还被叫做“视频短片”。如今,它因为具有完整故事情节,长3-13分钟,且制作成本小、传播门槛低,成为整个视频行业的焦点。2011年,也因此被称为“微电影元年”。

  这一年,刚毕业的费青和几个哥们组建公司。官方网站介绍,标榜“青年、原创”,从事“短频微电影”。迄今为止,他们的作品大致分两类,一类带着某种浪漫的理想(如关于初恋的微电影);另一类则是为品牌度身打造的营销视频。后者给费青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我想拍出更好的作品。至于钱,那不重要。”费青说。同样是原创,程亮的“野心”大得多。5月,他带着23位摄制组成员,15万预算,在上海长宁区一个出租公寓,反复拍着一只金毛犬,如何逗弄睡在床上的一个男生,“是想表达一个创业者如何在和狗的相处中,获得金点子”。

  1年前,他的《宅男电台》在优酷一举拿下350万的点击量以及之后一个最佳奖项。费青说,他渴望新作品能收获更多,比如像拍出《老男孩》的筷子兄弟,获得一份商业合同。

  用原创换回“面包牛奶”,甚至改变命运,或许是这个白色帐篷里大多数人的想法。

  尴尬:微电影长广告化必死

  硬币的另一面在于:微电影到底是什么?

  当天下午的映像节主题沙龙,一些著名的网络短片导演提出,微电影是长广告,不过需要更多创意和情节。在“项目推介会”上,有不少宣传单注明,能“提供新鲜的病毒视频整合营销解决方案”。“病毒营销”实际就是微电影的商业植入。

  “问题是,植入过头了就会压抑、阻碍,甚至伤害原创。”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我们真正担心的是,今后的微电影里没有故事,只有品牌,“眼下尴尬的是,不能违背广告商的要求,毕竟他们才是‘金主’”。目前,一些负面影响已经显现——筷子兄弟成员之一的肖央说,成名后,赞助商只关注票房和金钱,很多想法和创意不得不屈服于这种压力。

  “由此而言,一直坚持草根、原创的土豆映像节,值得尊重”肖央说。但和其他同行比,这些不太现实。拿土豆和优酷为例,两者的上海办公地址即能稍见端倪——前者从南苏州河艺术仓库一直搬到创意园区,后者则一直坚守在徐家汇商圈。

  显然,行业巨头都关注到这一点。2日晚间,两大视频巨头王微和古永锵一起出现,共同发布《承德宣言》,其中提及“规范微电影及网络原创定义,坚持为互联网而创,呼吁相关行业共同推进建立规范,保护创作者权益和健康的市场环境”。接下来,将从产业和制度上平衡内容和商业,避免微电影“长广告化”,鼓励巧妙和相对隐性的品牌结合。

  有意思的是,一向被外界认为“文艺范”的王微说,不必极端,仍需商业支持。一向被认为擅长商业运作的古永锵则说得更直接,微电影走长广告化,必死。

  盈利:最多能占总收入一成

  微电影的迷茫,本质在于:它能否给大把烧钱、购买他人版权的视频行业,带来差异化竞争,并最终盈利。

  微电影等原创内容能为网站带来多少收入?在优酷、土豆等财报中难以找到准确答案。可做参考的是,去年土豆网通过电信运营商获得5700多万元的收入,这部分视频多是类似微电影等的原创内容,占总5.12亿元收入约一成。而像爱奇艺、搜狐等以定位长视频的公司而言,这个数字更小。

  艾瑞研究院产业研究部主管曹笛说,目前,微电影等更大程度扮演者差异化竞争、塑造各家品牌形象的角色,“在这个领域的尝试算是一种练兵,短期难以成为主流内容”。在收入支出方面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前期和大企业广告主合作定制内容,这样成本基本可以覆盖,不致亏本;另外一种方式是先制作微电影等内容,再吸引大企业等广告客户,能否获得收入要看内容质量的情况和用户的认可度。

  一个好消息是,此前优酷获得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政策上看,国家对视频网站进行内容自制的态度逐渐开放。”曹笛说。来自酷6网的消息是,今后明确定位微电影、短视频,不再购买版权。这让酷6成了业内看上去最有希望盈利的公司。

  导演陆川说,商家未来有可能会放弃电视广告,网络会变成主导,这给了微电影足够的生存空间。因此,在微电影这块处女地上要获得真金白银还要耐心等个一两年,到时市场份额或许能达到三分之一,在收入方面,最好的情况可能是投入产出持平。

  但愿,那时微电影还火着。

1

路过
1

雷人
1

握手
15

鲜花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0 人)

回顶部
Copyright (C) 2005-2024 pcbe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苏ICP备17027154号  CDN加速及安全服务由「快御」提供
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会员观点不代表远景论坛官方立场。
远景在线 | 远景论坛 | 苹果论坛 | Win11论坛 | Win10论坛 | Win8论坛 | Win7论坛 | WP论坛 | Office论坛